翠微居 > 精品小说 > 都市风月(飘香都市) > 【飘香都市】(231-240)
    第231章教练玉红十二

    “哎哟,美人儿,想不到你发起骚来这么厉害!简直就像山洪爆发样。shubao22_la”

    “这……这还不是被你弄的……现在里面好热好痒……痒……痒死我啦……”

    “那你想不想止痒?想不想更快活点儿?”

    “想!想!怎么不想呀?快来吧!”

    周红玉迫不及待了,“

    快……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为我止痒……为我止痒……“

    “不过……我不会轻意地和你干,你得求求我。”

    陈龙居然讲起价来。“

    嗯,不嘛!不嘛!“

    “那我就不上。”

    “啊,那……那好,我求你!龙,我求你!”

    “太随便了,不够诚恳。”

    男人摇摇头。

    “亲爱的,求求你,求求你,行行好吧!我……我……我受不了啦!快来吧!快来吧!”

    周红玉伸手抓住男人的阴茎往自己胯下扯动。“

    美人儿,再大声点!再大声点!“

    “我……我……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亲爱的,你……你要让我流多少水出来才肯呢?”

    周红玉苦苦地哀求。她的胸口、腹部出现了明显的性红晕,呼吸、心跳变得更为急促。

    陈龙观察到了女人的这些生理细节,知道性交的时机已经成熟,赶忙答应:“

    小淫妇,我来了!我来了!“

    其实,他老早就熬不住了。周红玉手忙脚乱地翻转身子,如母狗般跪伏在马桶上,微微撅起屁股,含情脉脉地等待着女性最盼望、最幸福、最甜蜜、最难忘、最销魂的时刻。陈龙跪在她的身后,拍拍她的屁股,然后捏着自己的巨屌对准她的阴道口。“

    亲爱的,放松点,放松点……“

    突然,他奋力将小腹向前挺,说时迟那时快,那根阴茎已有大半截扎入阴道内。

    “啊——”

    周红玉撕心裂肺地纵声惊叫。“

    美人儿,你的阴道好紧好窄哟。我用了那么大的力气,鸡巴居然没有完整地插进去。“

    “没进去就没进去……别管它……我……我……我等不急了,你赶快动动吧!”

    “那不行,定得全进去。只有全进去了才爽!才舒服!才刺激!”

    陈龙淫笑道,“

    我再用点力,定能把它完整地插进去。“

    “啊,别……别再往里插啦……我怕……怕我的阴道承受不了。”

    周红玉过去从未遇上过如此粗大的男性生殖器,因而既高兴、期待,又紧张、害怕。

    “没关系的,忍忍,很快就好了。”

    陈龙双手握住女人的柳腰,卯足劲,推动阳具硬往阴道里塞,肉梭子刮着肉壁艰难地前进着。毫米,两毫米,三毫米,四毫米,五毫米……每进去丝毫都是那么吃力。

    “哎呀,疼死我啦……我……我受不了啦!”

    陈龙似乎没有听见女人在叫喊,肉棒子依然往里挤、往里钻。“

    哎呀,疼死我啦……憋死我啦……喔……喔……轻点儿……啊……轻点儿……哦……吔……“

    “红玉,你真是太可爱了!”

    陈龙喜出望外,与女人火热地亲了亲嘴,然后缓慢而有节奏地抖动下体,开始了性交游戏。“

    哇……啊……哦……哦……“

    周红玉欢快地呻吟起来。

    “喔……呃……呃……红玉,感觉怎么样?”

    陈龙问道。他十分在乎女人的感受。“

    爽!爽!太爽了!噢……哦……唷……唷……“

    周红玉回答,“

    不过……不过还有点疼!呀……呀……呀……“

    “没……没关系,没关系……和我上床的女人开始都会有这种感觉……哦……喔……我的鸡巴这么大,而你的阴道又那么紧那么窄,刚放进去的时候你肯定会有点不适应……但……但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舒服、充实!”

    陈龙安慰女人。他的下体以画圆弧的方式进行运动,阴茎嵌在肉穴里旋转碾磨着。

    “啊……哦……嗷……嗷……嗷……啊……”

    周红玉心醉地叫春不已。“

    红玉,我爱你!我爱你!喔……喔……我爱你的脸蛋,爱你的头发,爱你的嘴唇,爱你的脖子,爱你的手臂,爱你的奶子,爱你的小腹,爱你的腰肢,爱你的大腿,爱你的屁股,爱你的阴唇,爱你的阴蒂,爱你的……爱你身体上的每个部位!噢……噢……喔……今天……今天我要征服你!我要征服你!用我的……用我的鸡巴征服你!“

    “龙,我……我……我也爱你!我也爱你!哦……哦……哇……来吧!来吧……把你最疯狂、最热烈的爱都拿出来吧……我……我需要……哎……哎……我需要你的爱……我需要你的爱……我……我……我需要你的大鸡巴……”

    陈龙长期与女人巫山云雨、风花雪月,十分了解女人生理需要的习惯。他渐渐加快了小腹摆动的频率,加大的阴茎捅戳的力度,而这正是女人希望的。随着他的阳具在淫穴里有力地抽插,周红玉胸前的两个奶房犹如狂风中的灯笼样无助地晃动着。陈龙腾出左手,捞起那对摇摇欲坠的肉球,肆无忌惮地抚弄起来。

    “嗷……嗷……喔……哦……唷……唷……呀……呀……呀……”

    周红玉闭上双眸,意醉神迷地体味着边性交边让人摸乳的滋味。男人的阴茎太大了,而周红玉的阴道又紧窄无比,每当阴茎抽回时,阴道里的嫩肉必然会翻出来,煞是好看。

    “喔,还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阴道紧些,夹得我的鸡巴好舒服呀!”

    “你……你真坏……把这么大的东西硬往里面塞……刚开始……让人家好不适应哟……”

    “美人儿,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哦……噢……不……不疼了,不疼了……特舒服!特舒服!啊……喔……唷……唷……”

    陈龙见女人这么快乐,内心的欲火更是愈烧愈旺,占有的心情愈发强烈。

    他由深入浅,由浅入深地改变着抽送的角度,加速猛插女人的嫩穴,两只手在女人的背脊上轻抚着。他的阴茎在来回地磨擦中生长壮大,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长,越来越硬,轻而易举地就能顶到女人的子宫,甚至能穿透进去。

    “哇……哇……啊……嗷……上帝呀……”

    “叫上帝干什么呀?我就是你的上帝……哦……唔……呃……”

    “喔……哦……吔……吔……不行啦!不行啦……我……我……我要泄了……”

    周红玉颦眉蹙额地无力叫着,只手伸到阴部周围快速地揉动着,企图减轻那种喜人又恼人的满胀骚痒之感。

    突然,她的屁股停止扭摆,她的小手停止挠抠,道热乎乎的液体从她的体内射出,如泉涌般冲击在男人的龟头上,令男人感到酥酥麻麻的,差点忍不住射起精来。太刺激啦!

    陈龙马上运用意志力压制心头的欲念,控制住松懈的精关,即将涌出的精液退缩回去。他知道女人,特别是像周红玉这种经常独守空闺的女人,性欲十分强盛,可以达到好几次高潮。在休息了片刻后,他笑着对女人说:“

    美人儿,我们换个姿势吧。你到上面来,怎么样?“

    “你想得美,又想舒服又想省劲,没门儿。”

    “美人儿,不是我想偷懒。我告诉你……女人在上面干起来,男人的鸡巴会和女人的阴道接触得更频繁、更紧密。到时候……你会更开心!更快活!这可是医书上说的哟。”

    “哦,真的吗?”

    周红玉听了兴趣倍增,急忙答应,“

    快,快,我们来试试!“

    于是,陈龙下身紧贴着女人,上臂搂住她的柳腰,用力把她举起来,同时身体往后靠,屁股坐下来,倚躺在马桶,双腿趴开;周红玉背对着男人,坐在他的小腹上,他的肉棒子仍然插在她的阴道里。转眼间,两人便转换成了“男下女上”的体位。

    “美人儿,你试着动动……”

    周红玉听了心领神会,马上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上身后倾,双腿分开,小脚蹬在床铺上,屁股上下滑动,肉穴吞吐着阴茎。

    “唷……唷……吔……呀……好爽呵!好爽呵……噢……啊……”

    “喔……唔……呃……”

    陈龙爱抚着她的秀发,亲吻着她的背脊,“

    美人儿,我不是对你说了嘛……唔……哦……女人在上面干……会很快活的……没骗你吧?“

    第232章教练玉红十三

    “啊……哇……上帝呀……胯下又胀又麻……难受死啦……哦……想不到……这样做……会……会这么舒服……啊……啊……喔……”

    周红玉卖命地上下套弄着男人的“慧根”春风满面,得意忘形。

    “哇,慢点……慢点……我没戴套儿……要是我的精虫进去了……那……那就不好啦……”

    “啊……啊……戴什么套儿?我……我……我要的就是这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如果……如果你的精虫……真要是进去了……那我就给你生个小色狼……不过你放心,今天是安全期……你……你只管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吧……我需要!我需要!我……”

    周红玉不知羞耻地淫语着,双臂向后抵在床上,腰肢与臀部奋力地上下抖动。

    “红玉,你可真够骚的……呵……呵……只……只可惜没有摄像机……要不然……可以把……把咱们做爱的情况拍下来……留作纪念……”

    “下次再拍吗……喔……喔……亲爱的,以后我们在起的时间还长着呢,还……还怕没有机会……哎……哎……哎……呀……呀……”

    周红玉像坐在弹簧上般,半闭着双眼,甩头晃脑,咬牙切齿地淫叫不已,丝不挂的玉体激切不停地左右摇曳、上下乱抖。

    “对!对!你这个小骚货……”

    陈龙连声附和,双手搀扶着她的上身,顺便拿手指去拨弄、挠抠、扯动乳尖上那两颗粉嫩嫩的蓓蕾。“

    噢……唷……唷……龙……拜托你……别……别动啦……吔……吔……吔……我……我受不了啦……“

    陈龙可不管那些,继续挑逗她的奶头,阳具还向上重重地顶了几下。“

    嘿……嘿……你的阴道……好暖和……好紧呀……呜……嗷……我的鸡巴插在里面……爽……爽极啦……“

    “哎……哎……哎哟……龙……不……不是叫你别动了吗?哎……喔……怎么还动呀?哦……呜……讨厌……呜……你再动……我……我就不和你干啦……嗯……嗯……噢……亲爱的……你的鸡巴……好厉害哟……好棒哟……”

    “呃……呃……嗷……美人儿,我给你再增加点儿刺激吧!”

    陈龙腾出只手,如拨弄琴弦般快速挑动着女人泛红、发烧的阴蒂。“

    喔……哦……哇……亲爱的……我的好哥哥……我的好老公……我的上帝……噢……呜……唷……呀……“

    俊男的阴茎也不知在靓女的阴道内又捅了多久,周红玉满脸绯红,秀发散乱,额上香汗淋漓,再度达到性欲高潮。阴精“哗哗哗”地从她的肉穴里喷涌而出,将两人的阴毛粘在了起,黑压压的簇簇的,乱糟糟的分不清哪些是男人的哪些是女人的。

    周红玉力乏地倒下了,靠在马桶沿边“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粗气。自诩为“性爱超人”的陈龙此时正热血沸腾,精力旺盛,阳具仍威风凛凛地坚挺着,青筋盘绕,龟头红得发亮。他发扬在长期性交生活中形成的“连续作战”的风格,猴急地把女人的双腿举起,倾下身子,继续行起房事。

    “啊……喔……嗯……嗯……哦……呃……呃……哇……”

    周红玉的舌尖舔着嘴唇,只手正在阴蒂上搓拭。“

    哦……哦……嗷……嗷……“

    陈龙粗声粗气地呻吟着,其“慧根”则匀速地前后抽动。九深浅,九浅深,这是他惯用的方法,也是让女人感到最开心、最刺激的节奏。他的阴茎清楚地感到女人的阴道正在节律性地突然收紧又突然松弛。

    “哇……噢……噢……用力点!用力点!再用力点!喔……哎……哎……呀……呀……呀……”

    周红玉双腿高高地抬起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双臂摊开,沾着动着就在呼小叫,且越叫越欢。

    陈龙听着女人的惊叫声,内心的征服欲更是风起云涌,拼命地摆动下体,且速率越来越快,用力越来越猛。他已经动了数百下居然也没有射精,着实厉害,难怪有无数的妙龄少女和年轻少妇钟情于他。

    “哦……哦……啊……噢……哇……啊……啊……”

    周红玉纵情兴奋地嚎叫着,两只手使劲地甩动着为自己扇风解热,“

    喔……喔……呃……呀……呀……哎……哎……哎……“

    “哇……喔……喔……红玉,爽不爽?爽不爽?”

    陈龙面抚摸女人胸前的两个哺乳工具,面猛做“生理运动”此时女人的双乳比先前更加胀大饱满,表面的血管分支目了然,乳晕的颜色愈发浓郁红艳。它们太可爱了!陈龙无法抑制内心的喜爱之情,忍不住低下头,口咬住粒葡萄似的乳蕾,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啊,好香呀!”

    他喃喃自语道。那乳香芬芳扑鼻,恬淡醇和,当他嗅入体内后,就像幽谷深涧里流淌的甘泉滋润着他的心田,就像乡村田野里吹拂的清风涤荡着他的心灵。

    “噢……噢……噢……龙,我……我受不了啦!受不了啦……”

    毕竟是纤弱的女子,周红玉如何受得了男人的上下夹攻,娇躯不由自主地向上拱起,宛如北宋时期汴梁城里跨跃大河、飞架南北的道虹桥。

    陈龙就这样刻不停地发动着轮轮摧枯拉朽般的性欲攻势。嘴巴嘬动得又狠又快,双手掐挤得又急又紧,似乎不从乳房里榨取两滴奶水就不肯罢休;阴茎捅戳得又深又勤又有力,其密度甚至比海湾战争中美国轰炸伊拉克时还要厉害。周红玉被蹂躏得死去活来,几度昏厥又几度惊醒,阴道里的淫水“哗啦啦”地流得愈来愈多,愈来愈欢。两人畅快结合时喊出的“哦哦啊啊”的叫春的声音、男人疯狂吸奶时发出的“啾啾叽叽”的声音和生殖器紧密碰撞时击出的“噼哩啪啦”的声音,以及女人的淫液被肉棒子扎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与床铺摇晃时迸出的“咿咿呀呀”的声音,交汇融合在起,好像首生机盎然、欢乐激昂的圆舞曲。

    “啊……啊……呃……我不行啦!我不行啦……唷……唷……亲爱的,求求你,轻点!轻点……”

    陈龙没有理会女人的请求,嘴巴继续嘬动着乳头,阴茎仍旧往无前地搅扰着阴道,倾泄过份旺盛的精力。欲望之火烧遍他的全身,令他无法克制激动的情绪,脑海里只有条信念:做爱,做爱,再做爱,定要征服周红玉的心。

    “喔……哦……哎……哎……龙……不要……不要……不要这么用力……会干出人命的……噢……噢……求求你……求求你……”

    听到女人再次告饶,陈龙终于产生了怜爱之心,渐渐地减缓了插动的速度与频率。不过为时已晚,周红玉又次飞翔在性爱的云端,达到了高潮,汩汩的淫水在马桶盖上画了幅好大的地图。

    在女人泄完后,他索性拔出肉棒子,暂时放弃性交,专心专意地吸吮乳房。“

    味道真不赖!我还是第次玩到这么香甜的奶子!“

    他由衷地赞叹,“

    我真不明白,你老公怎么不愿意陪你?他可失去了人生的大乐趣哟!“

    “嗯,别提那个死鬼,你……你就好好地享受吧……呀……呀……呀……”

    陈龙自然毫不客气,像技术熟练的牧场工人样抓捏着两个实体,像不满百天的婴儿样吸食着两颗“红豆”周红玉脑海中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只是默默地领略着让人吸奶的滋味。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阴部上,食指与中指并在起插进淫水泛滥成灾的小穴里搅动着。“

    哦……唔……唔……啊……“

    她无时无刻不在吟叫,“

    啊……嗯……嗯……龙,你……你……你吸够了没有?“

    “还没有,还没有……我才吸了小会儿……让我……让我多吸会儿吧……说不定……我还能尝到奶汁呢……”

    “你怎么还没有吸够呀!差不多有十五分钟了……哦……嗷……嗷……”

    “美人儿,别叫,别叫……就快好了,就快好了……谁教你的奶子这么美、这么香呢?”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吧,陈龙终于松开嘴巴,吐出了乳蕾。他心满意足地看了看女人的肉球,只见那乳蕾和乳晕红艳艳的,像被蜜蜂蛰了似的特别醒目,那是他奸淫后留下的杰作。

    “美人儿,你的这儿准备好了没有?我可又要进来了哟。”

    他伸手搓了搓女人的阴蒂,挺起大鸡巴又想大举进攻。“

    来吧,来吧,我早就等不及啦!我……我的阴道里好痒好热呀,迫切需要你的鸡巴来安慰安慰!“

    第233章教练玉红十四

    陈龙把手指放到女人的小穴中沾了大量的淫液涂在龟头上,然后对准女人的阴户使劲往里捅,阴茎整个儿埋入阴道直捣子宫。“

    哇——“

    周红玉声声尖叫,“

    上帝呀!上帝呀……“

    “喔……哦……唔……呃……呃……”

    陈龙发出了低低地喘息声。经过前面两次的性交,女人的阴道已经舒展多了,而且相当润滑,男人抽插时既顺畅又舒服。他不再像刚才那么温情,那么讲究性交的技巧,而是火急火燎地猛冲猛刺,几乎每下都扎到了子宫口,弄得女人茫然不知所措地大叫大嚷,痛苦的哀鸣声断断续续,双手朝空中乱抓乱舞。

    “哎……哎……噢……唷……唷……”

    周红玉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自己次又次地被袭卷而来的性欲狂潮所淹没,“

    噢……哦……亲爱的……就这样!就这样……哎……哎……哎……“

    陈龙紧紧握住情人胸脯上的对巨乳,凝视着她又痛苦又满意的神情,阳具进出地没个完。仅仅两三分钟,周红玉就被搞得浑身发热,脸蛋通红通红的,阴道里又酥又麻又又痒又酸又胀。这种五味俱全的滋味在与罗凯做爱时是根本体会不到的。

    “哦……喔……哦……噢……喔……”

    这是男人低沉的声音。“

    哇……哇……上帝呀……啊……啊……噢……龙,你的鸡巴……怎么……怎么还在变大呀?喔……这……这……这教我如何受得了?“

    “没关系的,越大才越过瘾嘛!你……你和我了这么久,应该适应了呀……”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噢……噢……唷……我……我……我要大鸡巴……我要大鸡巴……越大越好……”

    周红玉淫语连篇,双腿勾住了男人的腰身。

    陈龙正值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盛年时期,性欲能力相当惊人,拥有令人瞠目结舌的持久力。近个小时内,他逼得女人数次达到高潮,自己却没有泄出盎司精液,太神奇啦!

    “啊……啊……哦……你的鸡巴……好粗壮……好有力……干……干得又快又重又深……爽极啦……呜……太美妙啦……太美妙啦……喔……喔……喔……”

    听到女人的淫语声,看到女人的舒服模样,陈龙故意逗女人说:“

    红玉,干了这么久……看来你是受不了啦……要不要……要不要我把鸡巴抽出来?“

    “不……不……不要抽出来……继续做……继续做……我需要你的大鸡巴……”

    周红玉赶忙用双手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双腿前后搭在了男人的背脊上,唯恐男人真的把鸡巴抽出来。

    “真是个小骚货……哦……我给你……我给你……哦……呃……呃……”

    “啊……啊……嗯……亲爱的,用力!用力!用力!噢……喔……呀……呀……对!对……不要停……不要停……哎……哎……哎……哎……”

    周红玉声紧似声地尖叫,眉头紧锁,目光迷离,双手痉挛地抓着毛巾毯。

    “好!好!我……我不停!我不停……嗷……嗷……嗷……”

    陈龙压低身子,凭承拼命三郎勇猛、实干的精神,使出全身的力气疾风暴雨般地阵狂捅。周红玉主动地向上挺摆扭动小腹与肥臀,配合着进行最后的冲刺。

    “喔……啊……噢……哎……哎……咿……呀……呀……呀……哇……”

    突然间,周红玉全身僵硬,嘴唇抽搐,双目翻白,猛地颤声淫叫,“

    上帝啊——“

    阴道里淫液如决堤的洪水般泻千里,势不可挡。很显然,她已进入性爱的最高境界。

    陈龙继续在阴道里全力搅动了十几下,逐渐感觉精关守不住了,有股东西即将流出来。于是他把鸡巴往最深处顶,眉头皱,双目紧闭,猛然间心头颤抖,混身打了个冷噤,脊梁骨里阵又酸又凉的感觉,股股热辣辣的精液猛烈地攻击子宫口,喷得周红玉像被电击了似地瑟瑟发抖,内心感到无比畅快、无比舒适!她乐呵呵地娇呼起来:“

    啊……啊……噢……好……好热……好烫……你的精液好烫哟……龙,我……我感觉到……它们……在……在我的肚子里面……好烫……好舒服……“

    “哇……哇……红玉……嗷……我好像……停……停不下来……”

    “好……好……那就多射点儿……多射点儿……哇……咿……你射得我好爽哟……啊……呀……呀……”

    “喔……喔……喔……呃……呃……”

    陈龙狠狠地抓住红玉的两个巨乳,边低吟边射精。“

    哇……哦……哦……太棒啦……太棒啦……龙,你……你……你真了不起……呜……呜……啊……“

    “呃……呃……呃……”

    几声短叹之后,突然间陈龙两眼紧闭,昂起头,大吼声,“

    喔——“

    尽全力把最后股精液释放了出来。他的精液好多哟,足足射了有分钟才告罢休。

    射精完毕后,陈龙拖着疲倦的身子把鸡巴从女人的小穴里拔出来,股浓浊的白浆旋即跟着流淌不止,马桶上又湿了大片。他并没有立即倒在床上歇息,而是继续搂着周红玉,亲吻她的颈部,爱抚她乳房。丰富的性知识和长期积累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性后嬉”是完美的性爱活动所必不可少的,性交后高潮退却的女人特别需要这样细心温柔的呵护。只有这样,女人才会觉得男人很温柔、很细心、很会体贴人,今后才会对他百依百顺,更加深情痴心地爱他,男人也才能在未来的日子里从女人的肉体上享受到更多的快乐。

    “红玉,你可真够野的!我……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像你这么饥渴的女人。”

    陈龙用手擦了擦头的汗水,喘着粗气说。“

    龙,你也不赖哟……你的那根东西……又长又粗……每下都顶到了人家的最里面……顶到了……顶到了人家的子宫口……那么狠!那么重!那么……那么有力!那么令人心醉!而且……持续了那么长的时间!“

    周红玉笑得既灿烂又淫荡。

    “这算什么。”

    陈龙开始吹嘘,“

    红玉,不妨告诉你,有天晚上,我曾口气连干三个妞,真过瘾!真刺激!“

    “什么?你同时对付三个女人,是真的还是假的?龙,你的鸡巴实在太伟大啦!如果……如果我能早点遇上你,就不会那么无聊、那么空虚、那么寂寞……如果我能天天和你上床做爱,那该有多好多妙啊!”

    说着说着,周红玉有意识地朝男人的下体看了看。老天爷呀,真是不看不知道,看吓跳!陈龙的那根东西虽然没有极度地勃起坚挺,但也丝毫没有般男子泄精后的那种软绵绵的萎靡之态,依然像性交之前样硕长粗壮,副精足气盛、颇具战斗力的模样。

    “啊,龙,你的鸡巴射了精后怎么还这么大?这么巨?”

    她惊讶万分。“

    那当然啦,因为我是男人中的男人,精力充沛。我的鸡巴经过了千锤百炼,是久战不倒的『金枪』!“

    “真的吗?哦,我……我还想要!我还想要!”

    周红玉扯着拽着男人的阳具,半娇半痴地恳求道。“

    小淫妇,你也太骚了吧!“

    陈龙重新振作起来,抱着女人的身子,答应了她,“

    OK!既然你想要,那我就再满足你次。不过……你可要叫得再大声点、疯狂点。“

    “嘻嘻嘻……”

    周红玉阵浪笑。这对奸夫淫妇抱着、吻着,亲昵了番,欲望与激情被充分地调动起来。紧接着,女人大方主动地亮开双腿,男人捏着肉棒子在她的阴户旁徘徊游走,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阴唇,时而蜻蜓点水般地浅刺穴口。女人呼吸急促沉重,眼神迷离散乱,内心骚痒难耐,她的下体不自主地凑了上来,阴唇翕合着想吮吸男人的肉棒子。男人故意让阴茎躲闪开来,不随其心愿。

    “嗯,不来啦,不来啦……你有意逗人家……”

    “小淫妇,瞧你急得那样!”

    男人笑了笑,下体突然朝前顶,阴茎顺利地插入了女人的阴道中。于是,场惊心动魂的性爱影片再度上演了。

    “哦……喔……喔……哎……哎……啊……”

    周红玉重新快乐地吟叫起来,上半身扭动得比先前更为厉害。陈龙面猛力地抖动下体拼命做爱,面不停地亲吻着女人的上身。他恨不得整个身子与女人融为体。

    第234章教练玉红十五

    所有曾在镭射影碟中看到的中外男女的动作,他们都做过了;所有曾在古典与现代书籍中记载的古今男女的姿势,他们都试过了。这对情侣还别出心裁地创造了新的花样。在剧烈的呼叫呻吟中,两人已经欢度了二十分钟,仍旧意犹未尽,兴致勃勃地放浪着……

    两人如漆似胶地拥抱在起,嘴对嘴纵情接吻。周红玉边吻边抬起双臂勾住男人的脖子,小腹紧贴在男人胯下的肉棒子上面,悄悄地挤揉着、磨擦着。甜甜蜜蜜地亲吻了好阵子后,陈龙捧起她的两个奶房用力地推拿抚弄,饥渴的嘴唇咬住奶头使劲地吸吮起来。

    “哦,我……我要吃你的奶!我要吃你的奶!……”

    “啊……唷……唷……你怎么像个小孩子样……这么爱吃奶……别……别……别吸啦……我的乳房里面没有奶水……你不是试过了吗?”

    “不行,不行,我口渴……口渴得厉害……我定要喝你身上的奶……喝最新鲜的奶……最纯正的奶……”

    “那……那……那你就用力挤、用力吸吧……”

    周红玉紧张地低下头来望着胸部,双玉手像给小孩子喂奶似地只抱着男人的头只端着那个被男人吸弄的奶房,口中唠唠叨叨,“

    嗷……嗷……嗷……龙……轻点!轻点……呜……我的乳房……好……好舒服啊……“

    会儿后,她仰起脖子,闭上双眸,脸悠然陶醉的神情。

    就在她春心怒放之际,陈龙暗地里分开她的大腿,双腿朝前弯曲,猛地挺小腹,将自己巨大的生殖器插入她的阴道,发动了疾风暴雨般的性交攻势。

    “啊……啊……啊……哇……哇……”

    周红玉激烈地叫起来。“

    美人儿,你从来没有试过在这里做爱吧?“

    “是……是……是的……噢……噢……”

    “哦……哦……这样干……爽不爽?”

    “嗯……嗯……讨厌!讨厌……呵……呵……哎……哎……哎……”

    “呃……呃……美人儿,大声叫吧!大声叫吧……我……我喜欢听你的叫声!”

    他们俩紧紧地拥抱在块儿,干得愈来愈欢。

    “喔……喔……噢……哦……呀……呀……呀……”

    周红玉被阵性交的小高潮搅得六神无主,激动异常。“

    红玉,我们……我们动起来……痛痛快快地做爱……你说怎么样?“

    周红玉点点头,情不自禁地跳起来,双手死死地抱住男人,两腿紧紧地夹在他的腰际间,主动献上芳唇示爱。陈龙兜住女人的双腿,抱着她边走边接吻边性交,慢吞吞地在隔间里走了起来。这路上,女人的淫液流个不停,地毯上繁星点点,水渍斑斑。

    “红玉,这招你老公不会吧?我们这样做爱……你是不是觉得很浪漫、很有情调呀?”

    “讨厌,就你的鬼主意多……人家被你这样抱着边走边干……淫水流得满地到处都是……教人……教人多难为情嘛……咿……唷……唷……不过……这种姿势挺新鲜的……干得也比刚才爽……呜……呜……我家的那个死鬼……只知道男上女下……没……没有点情趣……”

    “哦,是吗?遇上我,你实在是太幸运啦……我……我知道十几种做爱的方法……以后,你要是寂寞了……就打电话来找我……我会慢慢地把我的本事都使出来……让你舒服次又次……让你永远想着我……念着我……让你永远都离不开我……”

    “为什么要慢慢地呢?次性全部使出来不好吗?”

    “哈哈哈……美人儿,我……我要是次性全部使出来……怕你吃不消呀……何况……要是我那样做,你虽然玩得过瘾……可……可我怕你以后就不再来找我啦……”

    “嗯,狡猾的色狼……哇……哇……哇……受……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哎哟,你的鸡巴……这是……怎么回事?”

    周红玉感觉阴茎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硬,原来勾在男人脖子上的双手乏力地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哦……哦……抱紧我!抱紧我……喔……噢……噢……”

    陈龙望着周红玉愉快风骚的表情,情绪高涨,更加尽心尽力地抽戳着淫水四溢的肉穴。

    靠在墙边站立着玩耍了好阵子后,陈龙觉得两腿发麻,有些支持不住了,便对女人说:“

    美人儿,你累不累啊?要不要坐到马桶上去……舒舒服服地躺着干啊?“

    “好啊!好啊……”

    周红玉开心地答应了。两人朝同个方向侧身躺下来,生殖器依然连在块。陈龙面和周红玉亲嘴,面抚摸她的哺乳工具,面举起她的左腿,继续做着“活塞运动”在翻云覆雨的缱绻下,周红玉神志不清,连自己说什么都无法判断,只是被动地接受着切。

    “噢……喔……呜……呜……呜……上帝呀……”

    “现在就是上帝也帮不了你……红玉……还是让我来解救你吧……呃……呃……呃……”

    陈龙亲吻着女人的双肩与脖子,腰部挺缩,臀部前后,不惜体力地反复进行着人类最原始、最冲动、最富有激情的行为。

    “喔……啊……啊……你……你这哪里是解救我呀……分明是要我的命嘛……轻点!轻点……我觉得……阴道快要熔化啦……”

    陈龙抓住女人左脚纤细的脚踝,将她的玉腿再度举高了些,她的阴户被迫张开得更大了。陈龙把握住大好时机,勤奋努力地捅戳抽插,力气越来越大,阴茎就像钻探机样个劲儿地往阴道里扎,扎得越来越深。

    “哦……哦……上帝呀……这下干得好深哟……好重哟……呵……呵……啊……这下……干到人家的子宫口啦……啊……这下……干……干到人家的心口上啦……”

    “哎呀,美人儿……你……你夹得可真紧呀……喔……喔……我的鸡巴……我的鸡巴……”

    陈龙的生殖器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把阴道填充得严严实实、密不漏风,因为缺少自由、多余的活动空间而憋得相当相当难受。

    “哇……啊……好粗……好胀……好大……好舒服哟……噢……唔……唔……不……不……不行啦!不行啦……”

    周红玉醉心地呢喃着。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熟知各种性爱技巧的陈龙想换个姿势,便把阳具拔了出来。

    谁知这拔可不得了,周红玉顿时觉得阴道内空虚无比,娇喘着问:“

    嗯,亲爱的……你……你怎么把鸡巴抽出来啦……嗯……啊……啊……我的里面好痒呀……哦……痒死我啦……哦……噢……快把鸡巴插进去嘛……“

    陈龙连忙凑到女人的耳边轻语道:“

    美人儿,我们换个姿势吧。我想到你的屁股后面干,就像公狗与母狗交配时的动作样。你趴在那里,头朝下,翘起屁股……“

    “好的,好的。”

    周红玉点了点头,依照男人的吩咐摆好姿势,屁股撅得高高的,等候男人来奸淫她、蹂躏她。陈龙兴致勃勃地跪在女人的身后,用手帮她把两腿搿开得更宽些,然后握着鸡巴对准阴道口,小腹向前挺,那根肉棒子“滋”的声钻入了女人淫水四溢的肉穴内。

    “噢,上帝呀——”

    周红玉闭上双眼,仰起脖子,声长叹,娇躯不禁紧张地痉挛收缩了下。“

    喔……哦……红玉,我这样干你……爽不爽?“

    “哎……哎……唷……爽!爽!太爽啦……咿……咿……就这样……别停!别停……咿……咿……呀……呀……呀……”

    周红玉的内心狂浪极了。

    “红玉,你的屁股可真漂亮呀!”

    陈龙边捅着女人的嫩穴,边抚摸、掐拧着女人肥美的丰臀,“

    哇……哇……又白又嫩,又大又圆,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想要摸下。“

    “亲爱的,我不要别的男人摸……我……我只要你摸……我只要你摸……”

    “我这不是在摸吗,美人儿?呃……呃……呃……快……快扭扭屁股……我想看……喔……喔……”

    周红玉对他言听计从,真的扭动起来,煞是好看。“

    我听人讲,屁股大的女人……生育能力很好……你怎么还没有生孩子呢?“

    第235章教练玉红十六

    “这……这只能怪我那个死鬼老公……他的性欲能力太差啦……听医生说……他的精虫特别少……不足常人的半……而且他平时又总不在家……就算在家也很少主动陪我上床做爱……这半年来……我直独守空闺……简直……简直就是在守活寡……所以……”

    “你太可怜啦……红玉,你放心……我的精虫特别多……保证……保证能干大你的肚子……让你怀孕……生个大胖小子……哈哈哈……”

    陈龙拿她寻开心。

    “噢……噢……嗯……讨厌,你又取笑人家……啊……啊……啊……”

    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周红玉胸前的两个超级豪乳自然下垂,几乎都要碰触到马桶上了,过重的负荷令她总有种身体时刻往下坠的感觉;又由于两人性交太狂太盛,产生的巨大动力激励着两个豪乳不肯安分老实,猛烈地摇晃荡漾,令她心烦意乱,焦躁不安;更要命的是,她体内的乳腺细胞在性欲的刺激下活跃异常,闹腾得两个豪乳又鼓又胀,令她头晕目眩,无所适从。周红玉下意识地惊叫道:“

    哎呀……哎呀……我……我的乳房……晃来晃去的……好重呀……好胀呀……太难受啦……“

    陈龙听了赶紧俯下身子,双手从女人的腋下两侧滑向前胸,把兜起沉甸甸的哺乳工具,虚心假意地说:“

    美人儿,我来帮你,我来帮你。“

    他摸着、揉着、挤着、抓着,会儿用力很大很重,会儿用力很小很轻,颇有节奏感。“

    哦……喔……哇噻,你的奶子可真大呀……大得连我的手都握不住啦!“

    “呜……呜……你的手真讨厌……都快……都快把人家的乳房给捏破啦……啊……”

    周红玉开心地嗔怨道。这时,陈龙掐住她的乳头,往下用力拽实体,然后再松手,乳房立刻反弹回去,在半空中无方向性地剧烈垂摆。他如此反复地玩乐了四五回,就像名牧场工人在给奶牛挤奶样。

    “哦,痛……好痛呀!亲爱的……痛死我啦……别……别再这样搞啦……”

    “可我还想再来次……实在是太好玩、太有意思啦!”

    “不……不……求求你,亲爱的……别这样……我……我受不了啦……嗷……嗷……嗷……亲爱的……”

    “那好吧,我就摸摸……啊……红玉,我爱你!我太爱你啦……哦……哦……”

    陈龙边玩弄肉球,边摆动下体,凶狠地肏着女人的桃花小穴。他将

    "w`w"w点0^1'bz点n"e"t^

    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小腹上,鸡巴每次进去均势大力沉,极具穿透力,扎到了最深处。女人的子宫口如何承受得了这般猛烈的连续进攻,快感与痛楚如影相随地传送到了她的大脑里。

    “喔……喔……哦……咿……咿……呀……呀……呀……”

    周红玉的眼神迷离模糊,翳出了层水雾,小手不自觉地挠起了自己的阴蒂。“

    嗷……嗷……嗷……叫得好!叫得好……再……再叫得大点声……“

    “噢……呜……哇……哇……上帝呀!上帝呀……唷……唷……哎……哎……哎……啊……啊……亲爱的……你……你是不是吃了『伟哥』呀?否则……怎么会这么厉害……”

    “吃那玩意儿干嘛!呃……呃……我要是吃了……你还能撑这么久?唔……喔……喔……干死你!干死你……”

    陈龙交媾得失去了理智,似乎非要逼女人达到高潮才肯罢休。

    周红玉逐渐气力不支,控制性欲的能力下降,高潮提前到来。“

    啊——“

    她无可奈何地长声哀叹。陈龙感觉股十分强劲的水流浇在了自己的龟头上,并延着阴茎大量地往外蔓延,弄得阴道里潮湿闷热。他知道女人已经无力再干了,便抱住她的胴体,附在耳旁轻声问道:“

    红玉,泄完了吧,舒服吗?“

    “当然舒服啦!啊……和……和……和你做爱的感觉就是不样……呵……呵……你……你要是我的老公该多好!”

    周红玉软塌塌地趴在床上,慢条斯理地回答。

    “那你就和你老公离婚嘛。到那时候,你不就自由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拘无束的……那样,我就可以天天陪你……和你上床做爱……要干多久就干多久……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陈龙怂恿周红玉。

    “咦,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周红玉翻身躺在男人的胯下,爱怜地握住那根沾着自己淫水的“擎天柱”温情脉脉地问道,“

    龙,你……你刚才没有射精,鸡巴会不会胀得难受?要不要……要不要再插次?“

    “我当然想啦。不过,这次我想换种方式……我想进行乳交。”

    “什么是乳交呀?那要怎么做呢?”

    周红玉疑惑地问。陈龙揉捏着女人乳峰上两颗如草莓般嫣红的乳头,淫邪地说:“

    所谓乳交,就是用你这对又白又软又有弹性的奶子,当作阴道夹住我的鸡巴,让我好好地爽快下。“

    “哎哟,你这是从哪儿学来的?哪有用乳房做爱的?”

    周红玉将根手指放在口中咬着,“

    不过……听起来倒是挺有趣的!“

    “有趣吧,那我们就来试试?”

    “嗯,色鬼……”

    周红玉笑嘻嘻地点点头。陈龙欣喜若狂地马上跨在女人的胸口上方,捏着阳具轻轻地在两粒乳蕾上划弄了几圈,又顶了顶,然后把它搁在双乳中间。周红玉挺起酥胸,双手捧着两个浑圆丰腴的乳房,夹住情人的大肉棒,边挤揉着边娇声叹息:“

    啊……啊……好烫!好烫……呀…

    …呀……哦……喔……哦……“

    “喔……喔……喔……呃……呃……”

    陈龙摇动着屁股,任鸡巴在乳沟中磨擦抽动。那种感觉与在阴道里的时候既相似又有所区别:周红玉的两个奶子把鸡巴夹得特别特别紧,与阴道的作用模样;可它们又非常柔软,与阴道壁的质感迥然不同,别有番滋味在心头。

    周红玉盯着心目中的大英雄——那根青筋盘绕的巨屌,心里特别痒痒,不由自主地探出舌尖去触动那红得发紫的龟头。尤其龟头中间的那道缝隙,更是她重点攻击的对象。“

    嗯……嗯……哦……嗯……“

    红艳艳的舌尖快速灵巧地舔了又舔,偌大的龟头被舔得熠熠发光、闪闪发亮。

    在这样高度紧张的刺激下,仅仅过了五分钟,陈龙憋不住了,射精迫在眉睫。“

    别……别……美人儿……哇……再这么搞……我会射出来的!“

    “射吧!射吧!快……快往我的脸上射!往我的嘴里射!”

    “噢……哦……唔……唔……我……我不行啦……要射啦……要射啦……”

    陈龙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全身颤抖。周红玉知道他熬不住了,赶紧把捉住那根肉棒子,尽力张开嘴巴将它含在口中,双唇使劲地嘬动。陈龙阵哆嗦,生殖器猛地抖,带着浓烈腥骚味的强大水柱径直打入女人的喉咙里。周红玉不断地收缩喉部,咕噜咕噜地把阳精喝了下去。然而,男人的精液过于丰沛充足,股紧接着股,多得让她来不及全部咽下去,大量白浊的精液从嘴角流淌到下颌上,几条亮晶晶的黏丝在半空中摇来晃去。

    “哇——”

    半分钟后,周红玉忍不住吐出了龟头,倒在床铺上,呵哧呵哧地大喘粗气。“

    呜……喔……嗷……呃……呀……“

    陈龙大声嚎叫,仍旧亢奋不停地释放阳精。他握住自己的鸡巴,手指稍稍捋动着龟头,团团奶白色黏稠的液体从中迸出,在空中划出道道美妙的抛物线,喷得女人的乳房、颈脖、嘴唇、两颊和头发上白茫茫的大片。

    渐渐缓过神来的周红玉往胸前、小腹、脖子上四处涂抹着浓浓的黏液,口中还念叨着:“

    哇噻,还有这么多呀!别浪费了……早就听姐妹们说……这东西对皮肤有好处……我得多擦点儿……“

    看到周红玉带着满足的表情离开了卫生间,陈龙得意的吹了个口哨,走到水池边上,陈龙洗了把脸。

    陈玉凤没有想到,自己才和周红玉说过陈龙的事情,而陈龙却已经在下刻和周红玉大战了起来,陈玉凤可没有想到周红玉是情欲焚身之下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还留在厕所里面,还以为是周红玉将陈龙带到这里来故意跟自己示威呢。

    想到这些,陈玉凤也更加的坚定了要跟周红玉抢陈龙的想法,而刚刚听着两人大战的声音,也将这个美艳少妇的情人完全的挑逗了起来,现在听到周红玉离开了以后,陈玉凤鼓足了勇气,从隔间里走了出来。

    第236章厕所双娇

    听到声门响,陈龙吓了大跳,回过头来,却看到个姿色和周红玉不相上下的美女教练,正咬着嘴唇,步步的靠近着自己。

    看到美女教练和样子,陈龙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他根本想不到这个卫生间里还有第三个人,而这第三个人,刚刚肯定将自己和周红玉的大战的声音全听了去了。

    陈玉凤可不知道陈龙在想着什么呢,看到陈

    br />

    ,小手抓住底下的两个睾丸。对于大多数男人而言,生殖器上最敏感的地带位于龟头最外缘与包皮和茎体相连的结合部。陈玉凤边旋转着盘弄手中的睾丸,边左右扭动头颅,让湿润的舌尖不断地来回舔舐、轻击最敏感的部位。

    “别……别……玉凤……哇……我……我不行啦……我要射啦!我要射啦……”

    “射呀!射呀!快射呀……你倒是快射呀……”

    陈玉凤死死地掐住阴茎的根部不放。

    “呜……喔……嗷……呃……呃……”

    陈龙大声嚎叫,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全身不停地颤抖抽搐,觉得有东西即将从鸡巴里面喷出来。陈玉凤见他实在熬不住了,小手稍稍松,“

    噢——“

    陈龙哆嗦着抖肉棒子,团团奶白色黏稠的液体从中高速喷出,在空中划出道道美妙的抛物线,瞬间溅得女人的乳房、颈脖、嘴唇、两颊上白茫茫的大片。陈玉凤连忙伸手把捉住那根肉棒子,尽力张开嘴巴靠近它,迎候飞溅出来的黏液。

    “多点!多点!再多点……龙,你再多射点出来呀……”

    “噢……哦……唔……唔……”

    陈龙握住自己的鸡巴,手指用力捋动着龟头,亢奋不停地释放阳精。就像从悬崖上飞流直下的瀑布,又似从消防高压水枪里喷射出来的水柱,男人的精液股紧接着股,源源不断。

    “哇噻,好多呀!好腥呀!好浓呀!”

    陈玉凤个劲儿地收缩喉咙,咕噜咕噜地把阳精咽入腹中,“

    呵……呵……太棒啦!味道太正点啦……好久没有尝到这么腥这么浓的『牛奶』啦……最好多来点!多来点……“

    “呜……喔……嗷……嗷……呀……呀……”

    “呵……呵……哦……味道太好啦!太可口啦……呵……老公,我喜欢你的鸡巴!我爱你的鸡巴……爱死我啦……啊……呵……多射点!多射点……”

    陈玉凤情不自禁地握住男人的阳具,张开小嘴含着它,双唇使劲地嘬动吮吸。

    “哇……哇……噢……啊……呃……”

    “嗯……嗯……嗯……”

    约摸过了分多钟,陈龙射精完毕,瘫软在马桶上。“

    玉凤,我没有想到……呵……你口交的技术这么厉害……你知道吗……呵……呵……你是第个……跟我口交令我射精的女人……“

    “是吗?我有那么厉害吗?”

    陈玉凤狡黠地笑,用手将自己身上的黏液抹下来,伸出舌头舔了干净。接着,她扶起男人的阳具吸舐着上面的汁水。她面吸面说,“

    龙,你是我见到过的最强壮的男人。“

    “怎么说呢?”

    “因为……因为你的鸡巴射完精后居然还是这么大!这么粗!”

    陈玉凤手抚着陈龙的那根肉棒子,但见它虽然不是极度兴奋时茁壮坚挺的样子,可也长达十八公分,粗(直径)近五公分,又红又硬,点也看不出疲塌松软的迹象。

    “大点不好吗?再说,它还没有和你的『小妹妹』亲过嘴,怎么会甘心呢?”

    “是吗?它还想着我的『小妹妹』呀?刚射完精还能行吗?”

    “你不信就试试看嘛。”

    陈龙振作精神,弯身把丝不挂的陈玉凤抱起提到腰间,嘴巴凑到她的双唇上,含着她的丁香小舌吮啜不停。陈玉凤搂着男人的膀子,闭上眼睛温柔地与之对吻。性与性的碰撞,情与情的交汇,心与心的呼应,这对奸夫淫妇心想着如何做才能获得快乐和刺激,早已将伦理道德抛至九霄云外。

    陈龙慢慢地转动着头,吻着女人的樱桃小嘴,占有她、淫玩她、与她媾合的想法充斥于脑海里。他的双手在女人的胴体上前后抚动、上下求索,每寸肌肤、每个部位他都要染指、触摸。陈玉凤坐在陈龙的双腿上,醉眼如丝,挺起酥胸,像蛇样地扭捏着娇躯,任凭男人揩油玩耍。最有意思的是,陈玉凤直引以为傲的两个大奶房此时顶在了陈龙的胸口上。随着她的骚首弄姿,这对肉球便不可必免地在陈龙的胸口上磨擦蹭动,那份舒适与畅快男人又如何感受不到呢?又如何不会挑逗起男人的欲望与冲动呢?

    “哇噻,好大好美的奶子哟!”

    陈龙伸手握住两个实体,低头俯视,“

    太丰满啦!太丰满啦!玉凤,你的奶子可真迷人呀!“

    “啊……噢……哦……哦……”

    陈玉凤快乐地呻吟起来,又故意挺了挺胸脯,向陈龙进步展示自己“峰”华绝代、傲视群“胸”的魅力。

    陈龙温情地抚摸着、抓捏着两个肉球,不时还埋头凑上去亲吻它们。“

    好大呀!好软呀!好嫩呀!摸起来还有弹性!想不到世界上竟有这么美的尤物!“

    “喔……喔……唔……龙……呵……啊……我的乳房……”

    “你的乳房现在是我的啦……哇……啊……雪白雪白的……饱满坚挺……就像……就像两个水蜜桃样……哦……哇噻……乳头尖尖的、翘翘的……就像两枚樱桃样……呵……玉凤,你拥有对这么漂亮的奶子……真不知道要勾起多少女人的羡慕和妒忌……惹起多少男人的遐想和欲望……”

    “噢……噢……唷……唷……”

    陈玉凤听到陈龙对自己双乳的赞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啊,亲爱的……它们真有那么美吗?“

    “美!美!美得无法形容、让人沉醉!”

    陈龙手捧巨乳,用脸颊轻轻地触碰着,“

    它们不光是美,而且非常非常的丰满,我想你的胸围大概有93公分吧……“

    “不,是99公分。”

    “什么?99公分?居然有那么大?哦……呵……玉凤,你看过日本AV电影吗?”

    “没有……”

    “我看过……喔……呵……那些日本AV女优的奶子特别丰满……比如藤崎彩花、美树原礼香……井上静香、和泉玲奈……还有佐佐木优……三宫里绪、木之内玛丽娅、井上千寻、浅见伽揶……西野美绪、铃木亚莉莎……可是玉凤你知道吗……你的奶子比她们的还要丰满……哇……哇……我爱你的奶子!我爱你的奶子……”

    陈龙把陈玉凤的哺乳工具挤作团,伸出舌头狂热地舔吻起乳尖来。

    第240章厕所双娇五

    “哦……啊……啊……噢……好爽呀!好爽呀……噢……喔……我的咪咪胀胀的……痒痒的……你可以吸吸它们嘛……用力吸……吔……吔……”

    陈玉凤非但不阻拦,反而鼓励男人吸吮自己的乳房。

    陈龙自然是巴不得这样,口咬着乳头使劲地嘬动起来。又麻又酥的快感从乳头急速传遍女人的全身,传遍每个身体细胞,陈玉凤快乐兴奋地叫嚷着:“

    哇……哇……哇……上帝呀……太舒服啦……你吸得我太舒服啦……唔……唷……唷……哎……哎……呀……“

    听到女人的淫叫声,陈龙也格外激动,清楚地感觉到胯下的肉棒子在膨胀、生长、壮大。他边舔吸着乳头,边抓动掐揉着肉球,边欣赏着它们的美:两个实体圆润、肥实、丰盈,白皙得犹如新鲜豆腐样。两颗乳蕾娇俏尖挺,湿嫩得让人好想吮食番。

    “玉凤,你的奶子真是太迷人啦!你的老公和你做爱时,肯定特别喜欢抚摸亲吻它们……”

    “是……是的!是的……可是……啊……他没有你这么温柔……这么痴迷……唔……唔……龙,我的好老公……你摸我的咪咪摸得好舒服呀……呵……亲也亲得好舒服呀……我们女人……就是喜欢像你这样知情识趣……懂得风情的男人……”

    陈玉凤开心地浪言道。胡言乱语之下,她觉得胸前有两股暖流在聚集交汇,并且点燃了自己心头的把火,而心头的那把火渐渐向下身烧去,使得阴户更加骚痒无比。

    “是吗?那我更得好好照顾照顾它们啦。”

    陈龙握住她的巨乳,舌头在乳头上画着圈、打着转。“

    啊……呀……老公,好好地摸摸它们……亲亲它们……喔……对,就是这样……哦……噢……用力点!用力点……唔……“

    虽然玩陈玉凤的乳峰玩得舒心惬意,但是陈龙脑子里直念念不忘要和她交媾的初衷。于是,他在抓揉亲吻舔吸她的哺乳工具时,只手悄悄地探入她的腹股末端,挠动起她的阴户来。

    “哇——”

    陈玉凤尖声惊叫,“

    亲爱的,你要干嘛?“

    “美人儿,我要让你更开心、更快乐……”

    陈龙的嘴巴含着陈玉凤的乳蕾不停地吸吮,手则拼命地挑拨着她的阴唇,“

    哇噻,你的『小妹妹』好湿呀……流了好多水哟……哈哈哈……滑滑的……湿湿的……嫩嫩的……里面定很痒吧……“

    “痒……痒……痒死啦……哎……哎……我的『小妹妹』……被你摸得……越来越痒啦……噢……喔……呀……我的咪咪……也好痒好胀呀……”

    陈玉凤坐在男人的身上,只手轻抚自己的脖子,只手摸着自己的屁股,副典型的发情发骚的模样。

    “呵……呵……啊……你的奶子好香呀……好香呀……”

    “噢……噢……唷……唷……龙……”

    “呵……呵……你的『小妹妹』好嫩好滑哟……哦……呵……水流成河……”

    “啊……啊……哎……哎……”

    “呵……呵……你的……”

    陈龙正准备往下说,忽然感觉胯下紧,自己的『小弟弟』被逮了个正着。“

    你的『小弟弟』好粗好壮哟……“

    陈玉凤接过陈龙的话茬,她的手已经握住了陈龙胯下的肉棒子。那根深褐色的东西略微呈弧形地向上弯曲着竖立坚挺,长度达二十五公分,上面爬满了青筋和血管,龟头锃明瓦亮,放射出紫红色的夺目光彩。

    “哇噻,太巨啦!太大啦……唔……又粗又长……你的『小弟弟』真棒呀!”

    陈玉凤抓着男人的阴茎朝自己阴户的方向使劲地拽动。“

    美人儿,你是不是很想要它?很想占有它?“

    陈龙明白女人的心思,勾着她的腰肢,挺动自己的小腹,阴茎不断地顶到她的『小妹妹』,令她意乱情迷,焦燥不安。

    “哦……唔……吔……龙,我要!我要……噢……哦……我要!我要……”

    “你要,你要,美人儿,你要什么呀?”

    “我要!我要……我要你的鸡巴……我要你的『小弟弟』……”

    陈玉凤仰起脖子,两条玉臂紧搂着男人的脖子,双腿绕到男人的屁股后面紧缠不放,下身像蛇般左右扭动,阴户紧贴在男人昂首怒目的龟头上,死命地磨来磨去。

    陈龙就如干柴般,遇上陈玉凤这团性欲烈火后立刻被点燃,下子烈焰冲天,无法熄灭。他果断地把嘴巴凑上去封住陈玉凤的双唇,与之忘情狂吻。就在和陈玉凤亲热的同时,他腾出只手提着阴茎,让龟头悄悄地在阴道口上撩了圈沾了些淫水,借以起到润滑剂的作用方便性交。

    “老公,别……别耍我啦!别耍我啦……唷……唷……快!快……快来干我吧!快干我吧……”

    “好的!好的!别心急,玉凤,我来啦……”

    陈龙气运丹田,鼓足腰力往上顶,由于阴道内大量淫水的润滑,那根大鸡巴不费什么力气就已经插入了半。

    “啊——”

    大叫声后,陈玉凤非常合作,随即双手松,身子沉,枝又粗又长的大肉棒霎那间便全根尽没。“噢……嗷……嗷……哇……进来啦!进来啦……啊……好大的家伙呀……”

    “喔……呵……玉凤,爽不爽?爽不爽?”

    “爽!爽……呀……呀……唔……啊……上帝呀……”

    偌大的卫生间里只有陈龙和陈玉凤这

    对孤男寡女,他们不顾理义廉耻、不管道德伦理,恣意地搂搂抱抱、寻欢做爱。虽然陈玉凤的女儿就在旁边的小卧室里睡觉,但他们点顾忌都没有。尤其是陈玉凤,她满脑子想的就是陈龙的擎天巨屌,想的就是要和陈龙做爱。

    “哇……哇……好老公,用力!用力……哎……噢……嗷……嗷……”

    “哦……呃……呃……”

    陈龙托住陈玉凤的肥臀,从马桶上费力地站了起来,阴茎下下地在湿滑的阴道里频频抽插,由龟头传来的难以言状的快感让他不愿稍停会儿。更何况陈玉凤还跟随着节奏用阴户迎送,非常合拍,让他根本就欲罢不能。

    “啊……啊……呵……吔……吔……好high呀!好high呀……哇……哇……唷……唷……”

    “喔……哦……哦……玉凤……玉凤……以前你和你老公……有没有这样子干过呀?”

    “干过!干过!可是……可是他的鸡巴……没有你的长……没有你的大……呵……呵……干起来不过瘾……”

    “而我的鸡巴又粗又长又大……干得你很舒服很开心……是不是?”

    “对!对……唔……喔……噢……龙,你好厉害呀!好厉害呀……噢……啊……不!不!不……”

    “不什么呀,我的美人儿……呵……难道要我不干你吗……不行!不行……哦……哦……喔……”

    “噢……噢……啊……嗯……嗯……我……我没有力气啦……龙……抱我……抱我……”

    陈玉凤的确有些力不从心,原来紧紧勾着男人脖子的双手渐渐的软了下来。可是她的精神却是越来越亢奋,阴精往外狂泻不止,已经流过了男人的阴囊,开始顺着大腿淌了下去。陈龙也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有点发软发麻,在微微颤抖。

    陈龙把陈玉凤往马桶上抛,脱了自己的内衣T恤,赤条条地再次向她扑去。陈玉凤早已在屁股下垫上了块纸巾,把大腿往两边趴开,几乎成字形,阴户落落大方地敞开着迎接她的白马王子。陈龙顺势压向她的身子,陈玉凤伸手握住阴茎引领着龟头插进阴道内,陈龙腰部往前挺,轻而易举地就把那个肉洞给填满了。就这样,两条肉虫在马桶上绞在处,滚作团,郎情妾意,如漆似胶。

    “呵……啊……唔……上帝呀……上帝呀……噢……哦……我的……我的『小妹妹』……好胀呀……好爽呀……”

    “那是因为……因为我的『小弟弟』……在和你的『小妹妹』亲嘴……打啵……”

    “喔……哦……唷……龙……你的『小弟弟』好粗哟……好壮哟……哇……你……你好会干哟……哇……嗷……嗷……”

    “这是我的长处……我的优势……呃……呃……呃……”</front>